<address id="9f9l9"><address id="9f9l9"><listing id="9f9l9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<span id="9f9l9"><nobr id="9f9l9"><progress id="9f9l9"></progress></nobr></span>
      <address id="9f9l9"><listing id="9f9l9"><listing id="9f9l9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9f9l9">

          <sub id="9f9l9"></sub>
          借尸還魂之跳脫正妃栓心記  小說作者:冷面俠女
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      1/1

          第六十章 刮目相看

              第六十章 刮目相看

            為了感激蕭堯對桂花糕的’愛戴’,華聚施舍般的放緩語氣問道“王爺大駕光臨,所為何事?”

            聽她終于將語氣放軟,蕭堯心里也好受些,但是卻不知道是因為他對桂花糕好,她才勉為其難的對他’好’。

            于是露出了和煦的笑容應道“沒事就不能過來么?”語畢的同時再次拿了一塊桂花糕往嘴里扔。

            這桂花糕挺好吃的...

            “沒事來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“當然不能!”

            蕭煜與白倩蓉同時吐出一句話,交疊在了一起,蕭堯瞬間擰眉。

            沒聽清說的什么呢...

            “呃!笔掛狭⒓创蛄藗圓場,畢竟剛剛自己吐出的話太直接了“皇叔貴人事忙,怎么會沒事呢?想來都是忙得摸不著地...”

            “我今天就沒事不行嗎?”蕭堯拍了一下太師椅的扶手,驚得翠依抖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華聚氣得從蕭煜懷里掙脫出來,想沖上去賞他巴掌,幸而蕭煜及時將她摟回去,阻止了悲劇的發生...

            開玩笑,自從她會武功之后,巴掌的勁兒那叫一個狠。蕭煜雖然沒試過,但是偶爾帶著她在街上逛,她仗義助人除暴安良的手段,他可是親眼見證的,通常被教訓的人,真的都是滿地找牙的。

            不過,以蕭堯的身手,自然是躲得過的...

            蕭堯不明就里,只以為白倩蓉還是那個只會唱歌跳舞的小姑娘,未曾想她除了歌舞,她也已經會武功。對于她剛剛想沖過來的動作,他是看在眼里的,只是他選擇視若無睹罷了。

            她還是如此的不待見自己,想想還有些憋屈,跟蕭煜比,他是王爺,身份上比他高,比年紀,他比蕭煜年輕...兩歲。這比樣貌嘛,都是繼承了他們皇家漂亮的基因,他也是個美男子好么!要說溫潤如玉,溫和友善,他也并不輸蕭煜。

            不過比起狠辣,他倒是略勝蕭煜一籌。難道蓉兒就是不喜他太過心狠? 想到這里,蕭堯略顯憋屈的抬眸看向蕭煜懷中的人兒。

            說來也奇怪,白倩蓉沒有花容月貌,連清秀也稱不上,最多也就是擁有一雙漂亮的大水眸,讓她看起來有靈氣,可為何他與蕭煜偏偏都被她吸引了?

            這蕭煜護她可緊了,讓他想接近都無從下手。

            或許是因為她那不拘小節,不扭捏的性格。

            他與蕭煜同是皇家人,每個見到他們的人,無一不恭恭敬敬,還帶著一點畏懼?砂踪蝗夭粌H沒因為他們的身份而有所敬畏,反而處之泰然大大咧咧的。光是這一份氣度,就足以讓身為皇家人的他們覺著特別了。

            “皇叔這是開玩笑呢,蓉兒,可別當真了!笔掛吓牧伺乃募珙^,對著她不著痕跡的搖了搖頭,示意她別沖動。

            華聚當然明白他的意思,她是極其護短的,剛剛翠依被蕭堯嚇得抖了一下,她慣性使然的就想上前教訓蕭堯。想到這里她對著蕭煜吐了吐舌頭,模樣可愛極了。

            蕭煜失笑莞爾,摸了摸她的頭,寵溺的微微一笑。

            見他們旁若無人的卿卿我我,蕭堯內心不是滋味,他摸了摸鼻子,有些無趣的別開了臉,選擇不去看他倆,來個眼不見為凈。

            華聚很快回過神,她調整了自己的心緒和語氣,盡量禮貌的說“敢問王爺,如若像您說的,您來這兒是閑來沒事,可否移駕親善堂,咱們馥藝坊的表演要開始了!

            “哦?今兒可被我趕上了!笔拡驅⒈P里最后一塊桂花糕吃下之后,快速的喝掉桌上已倒好的茶,然后拍了拍沾了糕點屑的手隨即起身,負手走到蕭煜和白倩蓉面前,無視蕭煜卻以無比溫柔的眼神看著白倩蓉說“蓉兒,可否給我帶路?”要膈應蕭煜就對了。

            蕭煜看左看右的,對于蕭堯那一臉欠揍,卻還故意柔里柔氣與他的蓉兒說話,他選擇無視,否則他的拳頭早已招呼過去了。

            忍住翻白眼的沖動,華聚點了點頭,掙開了蕭煜的懷抱,率先往院子外走,連請字也不對蕭堯說,想必他也不需要呢吧。

            蕭堯得意的對著蕭煜挑了挑眉,然后負手快步跟上了白倩蓉。

            反正知道蓉兒的心是在自己身上的,蕭煜無所謂的聳了聳肩,也大步的跟了上去。

            華聚領著翠依,帶著兩尊大佛到達親善堂,親自給兩人帶位后,就失陪往后臺做準備。今兒的表演她沒有參與,她想在各個歌舞姬里選出拔尖兒的來調教出新的歌舞花魁。

            當了多年的花魁,兩位姐姐又嫁了人,她覺得很累,想退下休息了,一方面也想專心習武,所以她已經得到爹娘的首肯,會慢慢退出歌舞幕前,隱至幕后。

            唱歌跳舞嘛,當興趣就好。

            歌舞姬們沒有人知道她的想法,只隨著平時練習時的狀態而表演,華聚在后臺看著,將她們的表現都記在心里。

            久久不見白倩蓉出來獻藝,蕭堯有些興趣缺缺,無聊的他拼命的啃著瓜子。反觀蕭煜卻是放開姿態,輕輕松松的觀賞著臺上的表演。

            蓉兒已經將她要慢慢退出歌舞幕前的事告訴他了,他也覺得這個想法不錯,將來她入了他四皇子府,若還要在馥藝坊表演,這拋頭露面的對皇家來說都不太理想。

            他在廂房里看得津津有味,蕭堯卻看起來有些想發脾氣了。他來這兒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找白倩蓉,現下她扔下他說去表演,可從頭到尾都沒出場,這不是在敷衍他么?

            周圍驟變的溫度,讓蕭煜不免側目的睨了蕭堯一眼,然后無所謂的繼續觀賞著歌舞。

            然而蕭煜不在乎,不代表其他人不在乎。

            奉命留下伺候兩尊大佛的翠依,因為這驟然下降的溫度而抖了一下,雙手更是不停地搓著自己的雙臂,身旁的勛一見狀,抬眸瞄了蕭堯一眼,雖沒像翠依一樣發抖,卻也是覺著冷的。

            這個南陵要說唯一不懼怕蕭堯那忽冷忽熱的,就只有他家主子蕭煜了。內心無奈的嘆了口氣,不著痕跡的將翠依拉離蕭堯遠一些,讓她至少不那么冷。

            翠依感激的對他微微一笑。

            待歌舞結束之后,華聚才從后臺來到了他們所在的廂房。

            蕭堯霍的站起身沖到她面前,卻得到她的冷臉,只見她無視他擺低的姿態,從他身邊側身走過,動作輕盈地又似一只花蝴蝶一般的碎步走到蕭煜面前對著他甜笑。蕭堯藏于袖中的手已經握緊。

            蕭煜摸了摸她的臉寵溺的說“累了吧?”見她點點頭,于是接著說“那先去歇息吧,也差不多快到下午茶時間了!

            白倩蓉如今要訓練新人,比之自己習舞練歌還要操心,所以確實比較累。

            華聚認同的點點頭,與蕭煜手牽手,再次無視蕭堯的直接往廂房外走。而蕭煜身為他的皇侄子,當然不能像白倩蓉那樣任性,只能在經過他的時候微微覷首,才跟著她離開。

            蕭堯氣得想要跳腳,可身份使然讓他忍住了那股沖動,對于白倩蓉,他有的是耐心,他就不信以他的攻勢會得不到她。

            想到這里,他瞇了瞇眼,大步離開了馥藝坊。

            ....................

            皇宮內務府里,徐公公手中挽著拂塵,一臉平靜的站在門邊,冷眼盯著內務府當值的太監,等著他的答復。

            不怪他如此的態度,近日華貴人的綠頭牌不知怎的竟然不翼而飛,連著半個月沒被皇帝翻著牌子,皇帝才驚覺不對勁兒,讓他前來內務府查看,這才發現的事。

            徐公公內心也是咤異得緊,誰那么無聊竟然去偷宮妃的綠頭牌呢?偷牌人是存著什么樣的心思才去偷的牌子呢?不會又是后宮的爭斗手段吧...徐公公想著都覺得累得慌,這些個女人真是每天吃飽了撐著!

            冷眼瞪著當值太監,徐公公可是心思千百轉,雖然猜測著或多或少跟后宮爭斗撇不開干系,卻愣是不敢隨意做出結論。

            當值太監瑟瑟發抖,面對這個御前伺候的總管,不怪他將恐懼流露出來。

            這一整個月可是他當的值,卻發生宮妃的綠頭牌不見,且還是當寵的華貴人,他暗自無語問蒼天了一番,然后解釋了一通,表示自己真是無辜的,可面前這位卻死活不接受他的解釋。

            徐公公只知道,在主子知道華貴人的綠頭牌不見而半個月沒翻她牌子之后,那是氣得不行,雖沒發脾氣,但議事殿里每日都沉浸于冷冰冰的氣氛里,讓他這個御前伺候的人都要受不了了。

            幸而華貴人知道這事兒之后,不顧宮規里說的凡位份低于嬪的宮妃,未得傳召不得擅自到皇帝活動的范圍,肥著膽子的到議事殿安撫皇帝。

            華萱壓根兒不在乎皇帝有沒有翻她牌子,雖心里是喜歡皇帝的,可她非常明白自己的身份,于是好說歹說的讓皇帝小事化了,吩咐內務府再造一個牌子就好。

            普普通通的一個牌子,要做出來是很快的,再加上她如今當寵,內務府頂著壓力也要給她趕制出來啊喂!

            對于她的深明大義,皇帝那是欣慰的不得了,在綠頭牌還在打造的時候,連著幾日里都只寵幸她一人。

            皇帝壓根兒不知,那是因為人家不甚在乎,只要他心里有她,有沒有被翻牌子她都無所謂。

            然而華貴人的綠頭牌被弄丟這件事很快的也傳到了后宮,皇后與瀲貴妃聽了直皺眉,有些摸不著頭緒,這是不想讓皇上寵幸華貴人的意思嗎?

            這人也蠢了些吧,如此明顯的目的,不是讓皇帝氣得不行之余更心疼華貴人了嗎?華貴人擅自到議事殿安撫皇帝的事已經傳遍整個皇宮,她那善解人意、深明大義的舉止,連前朝的文武百官的贊頌不已,而那偷牌人不就是替別人做了嫁衣,自掌嘴巴了嗎?

            皇后與瀲貴妃默契的對視一眼皆搖搖頭,反而有些同情那偷牌人。

            晨昏定省依舊是日復一日的進行著,華萱仍是風雨不改的每天準時到達皇后的玉坤宮,就算是前一晚伺候了皇帝,回到文淑殿時也已經過了子時,可卻不影響她與皇后貴妃請安的舉動。

            皇后與瀲貴妃心里著實為這個貼心的女孩兒折服。

            入宮多年,從未見哪個宮妃受寵之后還能維持初入宮時的心態與態度,這個華萱讓她們都刮目相看,也高看了她幾分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1/1
          上一章  
           | 回書錄 | 
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
          小提示:使用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瀏覽章節。
          推薦作品
          花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熱門言情小說、青春小說、臺灣小說、女生小說、校園小說在線閱讀,花雨言情致力為廣大讀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說。
          Copyright 2007-2008 Powered by www.jnfinancial-02074968200.com,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服務電話:020-85636686 傳真:020-85636460 E-Mail:webmaster@inbook.net
          業務合作QQ:1023967 購書咨詢QQ:415538485 投稿咨詢QQ: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
          粵ICP備10222424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粵B2-20080014
          粵公網安備 44010602000516號



          魅魔女皇跨下呻吟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9f9l9"><address id="9f9l9"><listing id="9f9l9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span id="9f9l9"><nobr id="9f9l9"><progress id="9f9l9"></progress></nobr></span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9f9l9"><listing id="9f9l9"><listing id="9f9l9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9f9l9"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9f9l9"></sub>